爱去看看 > 都市小说 > 杜鹃不鸣如之奈何 > 第十三章:冲突
  “超警……征调中心?”尹承一的声音变得阴戾起来,他莫名地半低下头,短发遮住了大半张脸,以至于看不清脸上的表情,“之前我可没听说过这种事情。”
  “哈……你以为还能去哪儿?”阿龙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耸了耸肩,大大咧咧地笑道,“安塔列斯是国家培养能力者的机构,从那里毕业的能力者最后还能到哪里去呢?去某个企业里干个小职员之类的工作吗?
  当然是接受国家安排,直接并入超警喽,然后国家会根据你的能力、特性,还有任务的方向需求等等,将你分配到不同的地方执行任务。相当于你从此就入伍了,而且这一行没有退伍一说,你可能要在超警岗位上干很久很久……”
  “鹤老大,他是你的人吧?”阿龙转过身,改变了对鹤连山的称呼,颇有种马仔称呼道上大哥的意思,“怎么连这点儿常识都不知道?”
  “呼……”鹤连山颇为无奈地敷了一下额头,叹口气,心累无比。
  阿龙是个粗神经,向来都是有一说一,绝不拐弯抹角的。毕竟是从基层军队一步步调上来的,没上过正式的军事学院,所以交流方面是会有这样的问题……简单来说就是个大老粗,没啥文化,但是异常可靠,指挥方面的经验也很充足,所以鹤连山才愿意把他留在抗击海兽的第一线上。
  他头一次觉得,让这个粗神经来准备今天的事……是个失误。
  巨大的失误。
  ……
  “鹤院长,他说的……都是真的吧?”
  其实在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,尹承一心中已经有了答案。
 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——不管他们把安塔列斯学院描述得多么美好,让尹承一多么向往,但始终都有一个最最核心的问题他们没说起过。
  他们图什么呢?
  普通大学,图的自然是学生家长交付的学费。可是安塔列斯是一所特殊的学院,又有政府机关在背后支撑着,理论上是绝对不缺钱的。可既然这所学院能够成立,那么必然有所图谋、有所渴求。他们无偿地投入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和研究人员,创立了这么一所超能力者的学府,自然也不是白干的。
  “从流程上来说确实如此。迄今为止,安塔列斯毕业了两届学生,人数都少的可怜。第一届五个,第二届三个,这些人最后全都进入了超警征调中心……毕竟国家投入这么多力量在上面,也是渴望回报的。当今世界,‘超警人员’的短缺是一个毋庸置疑的社会问题,我们需要更多超警。”
  一股难耐的愤怒从胸腔传来,化作一声阴郁至极的冷笑。
  “你们需要更多人去送死。”
  尹承一想起了竖在自己学校对面的巨幅广告牌,上面的火拳肖像画夺目逼人,仿佛将世界上所有的暖色调全都占尽了。
  “伟大的事业,不可避免地会伴随牺牲。每年牺牲在岗位上的警察、官兵、消防队员、特情,驻扎在异地的维和部队军人……这些人也一样很伟大。他们的死充满光荣和责任感,他们的精神将在社会中永存。”鹤连山慢慢地,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,说的很认真,似乎想把这些话刻进尹承一的骨髓里,“承一,面对邪恶,总要有人挺身而出。你要理解,为了国家、社会和人民奉献自己,是一件高尚而又伟大的……”
  “去他的高尚和伟大!你就抱着高尚和伟大溺死吧!”尹承一突然怒发冲冠,暴跳如雷地叱骂道,“我不想死,没有什么比我的生命更宝贵了!和我自己的命相比,数十万人的命就像蚂蚁一样微不足道……我告诉你,如果现在有两个按钮,按下左边的按钮就是我死但地球上剩下的人都能活,按下右边的按钮就是我活但地球上剩下的人都得死,你猜猜我会怎么样?”
  他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,“我,会——毫不犹豫地——按下右边的按钮,所以别和我提什么牺牲了,明白吗?”
  比起尹承一突如其来的暴怒,鹤连山显得很平静,“可你在十四天前,救下了校车上的那些人。你做出了一个‘不像你’的选择。”
  “我现在正在为那个选择后悔不已!”尹承一狞笑道,“我是绝对不会做你们大人物手上的炮灰的……就算我只是个小小的高中生,但我至少也有自保的能力。”
  ……
  “你这个同志,怎么能这么自私?”
  正在此时,目睹了方才一番争吵的阿龙却突然插进来,以绝对正义的口吻怒斥道,“为了国家和社会奉献一切,这是人生的最高价值目标,超过了任何精神和物质上的享乐。对于站在这里的所有战士来说,这一点都是最基本的事,你怎么连这个都不明白?”
  “有能力就应该奉献给别人吗?”尹承一几乎是咆哮着转过头来,他的双目中,一抹亮眼的炽红色缓缓升起。
  “正是如此。”阿龙坚定地点点头——这正是他数十年来秉信的人生信条,“你现在所处的钢铁长城,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才建造出来的。”
  “那真是抱歉呢,我这个不知好歹的渣滓踏上了你们用信念堆砌出来的长城,好!好,我这就滚,滚得远远的,滚到一个不会弄脏你们眼睛的地方去。”他哈哈冷笑两声,怒视着鹤连山跟那边的阿龙,却唯独没有去看云小白。
  “求求你们……求求你们放过我!我不想跟那个傻不拉几的火拳一样被你们画在巨幅屏幕上,承载那么多那么多人的希望,和可能三四倍乃至数十倍强于我的‘邪恶’作战。”
  “要是有朝一日我死了,死在征讨邪恶的路上……你们还可以来看看我的超豪华墓碑,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  说罢,他没有再看一眼电子屏幕,转身欲走。
  云小白轻轻地开口了。
  “你要是活着,你早晚都会死;可你要是死了……你永远都活着。”
  “……”尹承一微微一怔,他意识到这应该是《让子弹飞》里面的台词,但碍于此时的情况,他也只能假装没听到,继续往门那边快步走去。
  ————
  而我们的阿龙眼见尹承一没有被自己一番正义之词说动,而身旁的鹤少将也是神色严峻,没有要拦他的意思。心中一急,脑子一热,竟然把最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。
  “你已经应征入伍了,走了就是逃兵!”他瞪圆眼睛,以十成十的威胁口吻喊道,“当了逃兵是什么下场你知道吗?社会信用点清零,申请贷款、买房都会受到影响,甚至连你的父母也一样会被人看不起的!没人愿意和逃兵呆在一起,这些都记录在诚信档案里,以后连工作都……”
  “阿龙!”鹤连山忽然神色一变,喝住了阿龙这套半胁迫式的说辞。在他的印象中,自己的老长官从未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和他说过话。
  今天是第一次。
  ……
  果然,尹承一停下了脚步。
  他缓缓转过头来,墨黑色的眼眸瞬间变作炽红,浑身上下释放出的压迫感简直像一个从地狱走来的恶魔。
  “承一,你冷静点。”鹤连山叹了口气,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丝毫不惧尹承一身上压倒性的气势,仍是用平静的口吻和他商量,“阿龙之前负责过征兵入伍方面的事宜,处理过一两起逃兵的事情……我可以保证他没有恶意,他说的那些也都不会成真。”
  “成……真?”尹承一嘶哑的声音脱口而出,将小白和阿龙都吓了一跳——因为那和他方才说话时的声音完全不一样,仿佛一个人吞下了一口滚烫的炭,这股炽热将声带撕裂开来,白色蒸汽从口中冒出,带着一点金属的烟嗓,“他是在威胁我!”
  “没有人会那样对你。”鹤连山对他摆摆手,往后退了一步,那姿态像是在驯服一头凶猛的野兽。
  “呵……”尹承一的冷笑声愈发可怖,在这个状态下他少有几次能保持理智,但这一次他成功了。或许他知道这里是钢铁长城,终究还是不愿意轻易破坏掉这道守护了无数凡人的生命防线。
  “承一,你听我说。”电光石火之间,鹤连山整理了一下思绪,竟然又从嘴里蹦出一套连贯的说法儿,“开始时不告诉你学院的真相,是因为我知道你对‘超警’这个职业有意见,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些先入为主的意见而错失了一个升华自己的机会。
  我调查过……你的父亲就是在超警征调中心工作的,常年也不回一次家。不知何时,你开始将这怪罪到超警身上……你觉得是这份工作害的你们父子无法相见。”
  “你知道得还挺清楚啊!”尹承一冷笑着逼问道,“让我猜猜,少将……你应该还有个‘但是’没说出来。”
  鹤连山并未追究他对自己军衔的不尊重,依旧管自己说道,“但是……我们不愿意放弃你。因为你真的很有天赋,非常有天赋,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苗子……所以我决定不管如何都要争取到你,我有信心,将你培养成一个伟大的人,一个……”
  “天赋……?天赋……”尹承一喃喃自语这两个字,像个中了迷魂汤的酒鬼一样跌跌撞撞地走向墙壁,那双赤色的瞳孔骤然一缩。
  ————
  “滴————!”“滴————!”“滴————!”
  刹那之间,警报大作!
  “警报!警报!距离防线三千四百米处,检测到海兽群高活性!重复,检测到海兽群高活性!海兽群正在呈F型号队列向长城靠近!请诸位战斗员回到岗位,回到岗位!各战斗组件上线。战斗组件上线!”
  “按照预案进行人员调配,请各位战斗员不要慌乱,做好第一次抗冲击准备。”
  钢铁长城的墙壁开始轻轻颤动起来——那是无数双健硕的双足一齐踏动地面所形成的强烈震动,仿佛地震开始的前兆。
  此刻,电子屏幕已经被总系统所征用了,只在上面显现出一行红色的大字,颇为刺眼:距离第一次海兽冲击还有9分钟。
  ……
  小白和阿龙已经变了脸色,纷纷将探寻的目光投向此地唯一一个能够做出的人。可鹤连山却未曾动容——小白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根本就没听到这不厌其烦的警报声。此刻,对这个稳重如山的少将来说,小白和阿龙仿佛不重要了,正在高速运转的钢铁长城不重要了,就连远处接天连地、奔腾而来的海兽潮也不重要了!
  他凝视着尹承一,仔细看着这个陷入癫狂少年的一举一动,仿佛要将他从上到下完全看穿。
  而尹承一也没让他久等,很快,这货就真的发癫了。
  “天赋!”他猛地一拳挥出,重重落下,径直砸碎了钢铁铸成的墙壁。
  这一击让整座会议室都震动了一下,小白和阿龙纷纷面露惊愕之色,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鹤连山挑了挑眉毛,显然也有些惊讶,但他的面部表情管理得实在太好了,以至于落在旁边两人眼中,他仍旧是一幅胸有成竹、平淡如风的领袖作态。
  尹承一从破碎的墙壁里抽出一根钢筋,试了试手,脸上扬起一抹疯狂的笑容、只见他双手握住钢筋两段,轻轻一拧,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原本笔直的钢筋竟然像麻花一样在他手中弯折起来,呈螺旋状搅在一起。十来秒后,却听得“咔吧”一声轻响,整条钢筋在他手中断作两截,断裂处早已形变得无从辨认。
  不是掰断,而是像拧火腿肠一样拧断……
  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啊!
  “如何?还觉得我有天赋吗?”尹承一歪过脑袋,将手上的两截钢筋展示给三人看,露出自我否定后的惨笑,“我……不是英雄,也不可能是,因为我他妈的就是个怪物!十四天前我刚刚用自己的‘天赋’杀过人,好吗?而且不是普通的杀,我把一个人活活撕成两半了……你现在要让我去做超警?去救人?哼,哈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  “别做梦了。”
  他反手一挥,将右手握着的半截钢筋掷出去。
  “轰————!!”
  钢筋在脱手瞬间被加到音速,在密闭的小空间内形成了一次音爆,深深插进了电子屏幕中,几乎整根都嵌进屏幕里去了。屏幕上的警示在瞬间黑了下去,不时有电火花从里面泄露出来,看这样子……是不可能再修好了。
  小白和阿龙都有些摇晃,唯有鹤连山稳稳地站在那里,他甚至根本不关心尹承一造成的破坏,只是定定注视着他。
  “等我把剩下半根插进你心脏,你会明白什么叫天赋的。”
  说完这句话,尹承一深呼吸一次,调整心率,随手将半截钢筋扔在地上,转身欲走。来这里时他已经默默记下了路,现在钢铁长城因为海兽的活跃而陷入混乱,只要趁此机会坐上电梯,一路通到长城顶端,然后再从刚才那个扭曲空间回去就行!
  他大步行走着,将好不容易追寻到的光芒甩在身后。
  ……
  “承一。”鹤连山看着他的背影说道,“如果你改变主意,可以来玉皇山找我,我会在那里等你。”
  “……”尹承一停了一下,立刻又强制自己迈开脚步,一言不发地离开了。
  ————
  “阿龙。”鹤连山不轻不重地批评道,“今天你的话有点多了。”
  “抱歉,长官,可是他……”阿龙忍不住往尹承一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,“他未免也太敏感了,情绪波动如此极端,难成大事。”
  “正是因为敏感,我们才更需要培养他。”鹤连山指了指刚才被一拳捣碎的墙壁,“看到了吗阿龙,你觉得这个大洞意味着什么?”
  “哈?这……”阿龙抓耳挠腮,也没想出个大概来。
  “会议室的墙壁夹层里放置了红太阳模拟发生器,一般的超能力者进入之后会感到四肢乏力、精力困顿。但他却徒手拆开了这堵墙,并从里面抽出一根钢筋,然后又将它硬生生拧断了……”云小白在一旁有条不紊地分析道,“说明红太阳光对他没有作用。”
  “这不可能!”阿龙振振有词地说道,“就连时空干涉系的能力者都会被红太阳光影响到。”
  “有一种能力者不会。”鹤连山忽然笑了,眼神中满是兴奋,仿佛从淘宝上花十块钱竟然淘到了一件价值几十万的老古董——淘宝卖家把它用破碗一样的价格卖掉了,“那种能力者比时空干涉系更少见。”
  “未知系?”阿龙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  “笨,未知系就是个大口袋,什么无法定性的都往里面装,老子就是未知系的能力者!”鹤连山摇摇头,数落道,“是‘神仙系’的能力者啊!他的体内一定寄宿着某位神明,所以他的力量并非是真正的‘超能力’,才能不受红太阳光影响。”
  “又一个神仙系……”阿龙眯起眼睛吐槽道,“鹤老大,你的运气未免好过头了吧?上次那个徐少阳也是神仙系,这会儿又给你摸出来一个。”
  “我好不容易摸出来的ssr让你给哄走了!”鹤连山没好气地挥挥手,将视线投向站在一旁的云小白,“小白……你为什么不告诉他超警的事?”
  “我特地不说的。”云小白毫不退缩地说道,“因为我估计以他的性格,听到超警相关的事情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从四楼跳下去,然后撒开腿管自己逃跑。这样就不可能把他骗进安塔列斯了。
  我本来打算……先慢慢糊弄着他,等进了安塔列斯学院,手续什么的办全了再告诉他这件事。到时候他说不定已经适应了那边的生活节奏,有了新朋友,就不会想着逃走了,谁知道……”
  她瞥了一眼愣头愣脑的阿龙,没有再说下去。
  “一个孩子,从小父母不在身边,家里一个人的时候远多于两个人。对其他孩子来说司空见惯的生活在他这里成了奢求……说实话,他的性格极端一点是很正常的,甚至可以这么说——他能克制住不用自己的能力去作恶,已经算是心志很坚韧了。”鹤连山眯起眼睛,开始分析尹承一的家庭背景和心理状况,“他对超警有本能的排斥,其一当然是因为他的父亲,其二……恐怕是因为他心中有着极其强烈的自卑情绪,害怕接触这个世界。”
  “克服这两点,我们就可以争取到他了。”
  “小白,如果你是我,你会怎么做呢?”他突然转过头,提了这么一个问题。
  “院长……您早已经做好了布局,又何必再问我。”
  “问问嘛……”鹤连山笑得像一只老狐狸,“问问,又不花钱。”
  “这有什么难的?只要让尹承一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就行了……他一定会回仕月中学寻求帮助,很快他就会发觉自己其实是孤立无援的。原来那些老同学没有任何立场来帮他,就算他去找校方,木手校长早已和您沆瀣一气,自然不可能给他提供什么帮到他什么。到时候他只可能一个人来玉皇山……您把握好第二次机会,说服他,万事大吉。”
  “嘿嘿嘿……小白,你真的很懂我啊。”鹤连山笑得愈发激昂了,“没错,就是要把他逼入绝境,绝对不能留下任何选择余地。要让他信赖的一切都背弃他,这样,安塔列斯学院就成了他最后的希望,最后的落脚点。”
  ……
  “鹤老大,你就不怕他一气之下……被你逼到混沌基金会里面去?”阿龙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万一逼得太狠,发展成那样,可就不单单是我们这边少一员得力干将的问题了。”
  “当然不怕,我相信他,他是个好人。”鹤连山用笃定的语气说道,“正因为他是个好人,才会任我们拿捏。”
  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,爱去看看首发,敬请关注 http://www.27kk.com/txt/849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