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看看 > 其他小说 > 都值得 > 第八十章 我可以代表男方
  唐芳大怒:“美好,欺骗算什么美好,算什么纯洁?刘航什么东西,一个小门小户的孩子,竟然想高攀我们家泉泉,不就是仗着自己长得还算英俊,又口中抹蜜欺负她年幼无知吗?网络上的凤凰男说得就是他这种玩意儿。”
  “泉泉年幼无知?都三十岁的人了,还是高级知识分子,处级干部,董事局成员,领导着几十个部下,决策一家上市公司,这也是无知?阿姨,你未免太看轻自己的女儿了。也对,在父母眼中,孩子永远都长不大。”冯白一阵无语。
  唐芳的话说得实在太难听,又涉及到自己的铁哥们儿,他接受不了,又反驳道:“首先我需要说的是刘航自己家的条件并不差,有着良好的教养。他在业务是上是技术大拿,收入也高,年入三十到五十,日子过得很好,不需要攀附别人。你说他是凤凰男,我不认同。人不能用出身来衡量,真要论出身。据我所知道,泉泉的父亲当年不过是一个开拖拉机的农村小伙子,不也奋斗成上市公司董事长?”
  “别提那个陈世美。”冯白不说林国强还好,一说,唐芳就大发雷霆:“就这条件还说不是凤凰男?姓刘的年入三十到五十又怎么样,买得起房子买得起车子吗?也就凑个首付,然后在未来十年十五年节衣缩食,过得连狗都不如才能在我市立足。就算还清了房贷,他最后不也就是普通人一个。”
  “现在勾搭上我们家泉泉,一切都不存在了,这十五年就不用奋斗了。不,这个混蛋起码少奋斗一千年,换任何一个人能放过这个机会?他知道我不会同意这门婚事,就打算用怀孕和泉泉以后有很大概率不能生育的事情逼我就范,好心计,好心计啊!我唐芳这辈子能够从一个农民到今天这个地步,什么样的事情没经历过,什么样的垃圾人没见识过,他刘航想骗我的女儿还嫩了点。”
  冯白也怒了:“唐总,泉泉是你唯一的女儿,我也是做父母的人,你对孩子的爱和保护我能够理解。不过,你不能总有极大恶意去看人看事。刘航是什么人,我清楚,我相信他的人品。你当着我的面侮辱我的朋友就不行,那么,请你离开。”
  “你赶我走?”唐芳拍案而吼:“你弄清楚了,你凭什么?”
  冯白:“这房子好象是刘航的吧,并不是唐总你的产业。如果再不走,我可以选择报警。”
  唐芳:“报警,你报啊!”
  她嗤之以鼻:“你说房子是刘航租的,骗得了谁,据我所知,自从这个骗子和泉泉交往以来,他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泉泉的钱,这房租说不定也是泉泉交的。如果你不信,可以让他们两人过来对质。”
  听到这话,冯白心中一动,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问:“唐总,你找到泉泉和刘航没有?”
  唐芳:“找没找到又怎么样?”
  冯白:“您不知道他们现在住哪里吗,没去单位?”
  唐芳气道:“我怎么知道,泉泉在的房子我都去寻过,没人。单位也去找过,两个人都休了年假,电话、微信QQ都被他们拉黑了。”
  冯白终于明白了,唐芳刚才无惧报警就是想让自己把刘、林二人引出来
  这两人同时休假,难道是去度蜜月。不,他们固然可以不管不顾地结婚,来一个木已成舟。这事刘航或许干得出来,但林泉泉不是这样的人。
  林泉泉讲究议事感,否则上次求婚也不会弄出那么大动静。婚礼更是如此,你想啊,一个国家干部,上司公司董事局董事,婚礼必须浓重热烈,必须得到所有人和父母的祝福。不明白不白地扯证,然后出去蜜月,传出去就是个笑话。
  她们这样人物,讲究的是脸面,面子比天大。
  唐芳这两天到处找林、刘二人不获,这才赖上冯白了。
  这间出租屋早就被她以前派的私家侦探盯着,冯白这几天在这里做什么估计都一丝不落地尽在眼底。
  冯白心叫不好,他这人不喜欢和人发生直接冲突,遇事能闪就闪。更何况唐芳是自己两个好基友的丈母娘和母亲,怎么好和人翻脸?
  得,惹不起我躲得起。
  冯白行动力惊人,说干就干,突然装出很惊奇的样子朝窗外一指:“咦,你看!”然后趁唐芳转头的瞬间,咻一声朝门外跑去。
  “砰”刚出门,他就一头撞上一具结实的身体,被弹了回来。
  只见,门口竟然站着一个大金链小手表的壮汉。
  原来唐芳早有准备,在门口放了保镖,这就尴尬了。
  看到冯白如此不体面,唐朝气得笑起来:“冯白啊冯白,真丢人啊,我都替你感到丢人。”
  冯白一张脸涨得通红,只得讷讷几声,又坐回电脑前。
  没办法,大家只能就这么耗着。
  整整一个下午冯白都郁闷得快要爆炸了。
  他先是刷剧,点开一部最热门古装言情片看了一集。
  这片最近红得烫人,直接催生了两大流量小生,他久闻其名,今日正好补番。这一看,才觉得这玩意儿实在不好看,无聊得要死。
  倒是唐总看得津津有味,看到动情处还抹起了眼泪:“肖占……好可怜……王一播,王一播……”
  冯白腻味得要命,直接关了电脑,刷起手机。
  但唐芳也跟着打开收集继续刷那部电视剧,依旧在不停呼唤那两个小生的名字。
  老夫聊发少女狂,师奶追起星来更是要命。
  她甚至还问冯白这两个明星开直播没有,她想去送礼物。
  冯白嫌弃地把头扭一边:“没有,会掉咖位的。”
  “掉啥?”
  冯白:“人家现在什么身份,开直播太掉价了。”
  唐芳连连点头,说,言之有理。那么只能正版订阅和买演唱会见面会的门票支持啦!
  老年人追星不可怕,可怕的是萌发少女心式地追星。
  唐芳追剧的同时还在不停和冯白讨论剧情,可怜我们的阿白根本就没看,如何插得上话,只能保持礼貌的微笑:“是是是,您说得对,好看,这剧好看。主角演技好,帅。”
 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很快就到了五点,唐芳好没有离开的架势,她是跟冯白耗上了。
  看样子是冯白不交出那两人,她就要论持久战。
  冯白开始心慌,这么耗下去等下回家肯定会很晚,自己大可对妻子说公司加班。反正以前加班也是常态,不加班一楠同志还会担心他是不是混得不好,事业出现了危机。
  问题是,唐总今天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。就算再耗下去也没用,等下人家说不定要跟着自己撵到家里去。
  到时候杨一楠问冯白你怎么被唐芳给逮住了?
  她们又是熟人,两人一交流,冯白失业的事情不就大白于天下了?
  想到这出,冯白心中一阵恐慌:不行,不能让唐方和杨一楠见面,得尽快把这位爷给打发走了。
  可是,他哪里想得出办法。
  眼见着天已经黑尽,冯白同志失控了,气道:“唐总,你什么意思?我不是说我真不知道那两人去哪里了,你逮着我纠缠也没有用,你请回吧!”
  “我就逮住你了,怎么着?”
  “你这是耍赖皮。”
  “冯白,你说谁赖皮,你再说一遍?”
  冯白戾气上涌:“我再说一遍又怎么样,就说了,就说了。”
  争执开始,两人都上了火,吵成一团。
  最后,两人都吵累了,彼此喘着粗气怒目而视。
  冯白也实在是没办法了,罢了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兄弟,我得先自保。就拨通了刘航的电话:“刘航,你丈母娘杀到你的出租屋里堵住我了,快过来解决问题。”
  “刘航,你这个骗子,大骗子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唐芳抢过电话怒吼。
  电话挂了。
  再拨,居然被……拉黑,这……太没有义气了,拉黑我……冯白瞠目结舌。
  唐芳一把将电话摔向冯白,屏幕都摔碎了:“姓冯的,你一定是故意的。你真想解决问题,就不能骗姓刘的过来,现在好了,连你都被拉黑。”
  冯白看到自己的手机被摔坏,心疼得直打哆嗦。他彻底爆发了,骂道:“唐芳,我尊敬你是长辈,可你看看你有点长辈的样子吗?刘航和泉泉结婚生孩子关我屁事,找也找不到我头上。你不就是怀疑刘航骗你家财产吗,你这是对刘航的侮辱,也是对我的侮辱。大不了让刘航签和婚前协议,彼此做个财产公证,让刘航承诺无论结婚多少年,林泉泉的财产和他都没有一文钱关系,双方也不存在婚后共同财产的说话。大家搭伙过日子,AA好了。”
  “泉泉现在怀孕了,医生说她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做母亲,而你这辈子也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做外婆,这个孩子必须保住。我可以代表男方说孩子必须生下来。你再在这事上纠缠不休有意思吗,这是一条生命啊,这是一条生命啊!你的心真是……真是……真是坏透了。”
  冯白说到激奋处,身体直打哆嗦,“起开!”他推开唐芳的保镖。
  背后是唐总的咆哮。
  “劈啪”“轰隆”有东西狠狠摔碎在地上。
  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,爱去看看首发,敬请关注 http://www.27kk.com/txt/849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