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看看 > 修真小说 > 一剑长安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和尚的经,蜀山的剑(三)
  和尚的经,蜀山的剑
  漫天的剑影最终归一,同时一道身影落到了地面之上。
  徐长安怔怔的看着这道身影,两鬓已然白了大半,背微微的驼着,还是一身的布衣,脸上多了些沧桑,他转过头,看着满脸惊喜的徐长安,轻啐了一句:“臭小子,老子还以为只有下去才能见到你了!”
  徐长安脸上,有血,有泪,有开心。
  “朱厌一族不插手,就凭你们两个半步大宗师?”
  对面的八位开天境同时放声大笑,对着李知一和李义山指指点点。
  而朱战则是抱着铜棍站在了六如的身边,六如年纪尚小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心里七上八下,看着自己的师傅还有那位第一次见面的师兄,偶尔还转过头看向身旁的朱战。
  朱战虽然是妖族,可他们朱厌一族都十分的敬重灵隐寺,要是没有灵隐寺几代大师的帮助,只怕就连妖族都不愿接纳他们。
  他想对着六如一笑,显得和蔼一些。可朱厌一族本来就生得五大三粗,即便化为了人形,依旧是凶神恶煞的模样。
  朱战咧嘴一笑,露出了一排大白牙,他的牙齿之上还带着血丝,这不由得让六如开始恐惧起来。朱战看到六如紧绷的小脸,且往后微微退了两步,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笑不仅没有让他感到善意,反而让他感受到了恐惧。
  朱战只能收起笑容,看着远离了自己几步的六如,摸了摸满是大胡子的脸。
  “笑什么笑?我再说一遍,其它人我不敢,若是知一大师头上掉了一根毛,我要你们好看!”
  这话说话,妖族的八位开天境不笑了。但李知一和瘸子李义山,却哈哈大笑,李知一尴尬的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,李义山也看着那如同玉盘一般发亮的大脑袋。
  朱战有些尴尬,急忙甩手改口道:“若是知一大师少了一根寒毛,打断你们的狗腿。”他说完,余光便看到六如小和尚朝自己靠近了几分,也在那摸着自己的光头傻笑。
  朱战心里有些开心,他喜欢和尚,特别喜欢小和尚。于是,往那个六如靠近了几步,六如也没再次躲开,朱战就像一个侍卫一般,挺直了腰杆,杵着长棍,守卫着六如。
  霍烈虽然受了伤,可在八人之中,实力仍旧算是最强的,听到朱战如是说,立马对着身后的七位开天境说道。
  “四人去拦住那个和尚,别伤着他。我们剩下四人去杀徐家的小子!”才说完,八位宗师便分为了两路,剩下四人朝着手上空无一物的半步大宗师李义山攻去,敖姨虽然不认识这两人,可当年也听说过他们的名头。况且他们是来保护徐长安,和自己目的一样,那便是自己的朋友了。
  作为朋友,她必须挺身而出。
  其实她也挺佩服这两人的,半步大宗师就敢挺身而出。可想到刚才徐长安以汇溪境面对开天巅峰的朱战都丝毫不胆怯,便想明白了。
  她开始羡慕那个小子了,也开始佩服这几个人。
  兔博狮子,显得愚蠢而又可爱,可又能让人肃然起敬。
  四位开天境已经涌向了李知一,李知一盘坐在地,阵阵梵音从他嘴中吐露,既然朱战警告了那些人别伤他,他便索性完全不防御,也没抽出腰间的戒刀去拼杀。
  他用了一种极其聪明的方式,梵音出口,如醍醐灌顶。梵音不仅仅影响着围攻他的四人,更影响到了站在李义山和敖姨面前的四人。
  那些梵音犹如一团苍蝇一般萦绕在他们耳边,好几次这四位开天境想挥手将这些梵音震开,可偏偏不敢。他们怕
  ,害怕一挥袖震开这些梵音,那位知一大师会受伤。可偏偏这些东西就在耳边萦绕,甚至有越来越盛之势。之前只是梵音,可慢慢的,穿着月牙白僧袍的李知一坐在地上,口中诵经的声音越来越大,而且那些梵音从口中而出,竟然显现金色的字符。
  八位开天境苦不堪言,若是能够还手,挥手之间便能破了这道樊音,让李知一闭嘴。可他们偏偏不能破,只能强行忍受着。
  就连李义山和敖姨脸色此时都有些微变,八位开天境实在忍受不了,他们看向了朱战,若是朱战也同他们一样难以忍受,他们便果断出手。
  环顾一圈之后,他们惊讶了。
  全场人之中,除了正在念经的李知一之外,只有三个人不受影响。
  那小和尚六如自然不受影响,让他们有些惊讶的是,那位封妖剑体也不受影响,更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,朱战此时如同听到美妙的琴音一般,闭上了眼睛,享受了起来。
  六如和徐长安不受影响想得通,六如是李知一的徒弟,徐长安修习了《渡生》,可这朱战在享受梵音,就略微让人有些难以理解。
  众人收回目光,看来强行破开这梵音这条路行不通了,霍烈当机立断,强忍着梵音,大声吼道:“结一堵墙,把他围起来。”
  其余七位开天境听到这话,立马转向了李知一,他们双手同时摊开,各色光芒组成的光罩便将李知一围了进去。光罩结成的瞬间,对于他们来说,天地安静了。
  朱战听得梵音消失,便睁开了眼睛。他的眼睛微眯,带着一丝愠怒。
  不过看到安然无恙的李知一之后,他也没多说什么。
  六如看了一眼被光罩罩住的师傅,随后看了一眼朱战,脸上带着担忧,小声的问道:“我师傅他没事吧?”
  朱战看了一眼六如,心里面开心极了,压低了声音温柔的对着六如说道:“你师傅没事,有我在。”
  六如听到这话,便抬起头看了一眼朱战。此时的朱战,在他眼中也不是那么凶神恶煞了。
  梵音被隔绝,李知一站起身来,抽出了腰间的那柄戒刀。
  白衣无尘,一刀又一刀的劈向那围住他的光罩。
  ……
  梵音消失,留下两个人看住光罩和李知一后,其余的六个人都看向了李义山和敖姨,还有被他们两人挡在身后的徐长安。
  “敖家小姐,就算你能拦住一位开天境,但还有五位。”
  他始终没把李义山放在眼里,半步大宗师也根本入不了开天境的眼。
  “还有我!”别人无视他,他没办法。修为差距带来的巨大鸿沟不是勇气和信心能弥补的。
  但他却半步也不肯退让,即便霍烈同样拿出了一个棍子。
  霍烈看着坚定的李义山,叹了一口气。
  这一群人都是疯子,明明弱的和蚂蚁一样,可却怎么都不肯退让。
  “我给你一次机会,你现在让开,还能留下一条命。”
  李义山听到这话,笑了笑,还是两手空空的挡在了徐长安的面前,像一个小老头。
  “师傅!”徐长安喊道。
  之前李义山从不承认是徐长安的师傅,可今日却罕见的没有反驳。
  李义山转过头看着徐长安,他的眼角有泪,有开心也有欣慰,甚至还有一丝不舍。他转过头,看着徐长安,从怀里摸出一道玉符,丢了给他。
  “以前只是让你拜了剑山老人,一直没教你些什么,这玉符里有我的一
  些感悟,也许比不上完整的《渡生》,可也值得你叫我这声师父了。”
  瘸子淡淡的说着,随后转过了头。
  “万剑诀!”
  他捏了一个剑诀,双手向上一抬,剑气漫天。
  这股波动,甚至达到了中境大宗师。
  不过在一群开天境面前,仍旧不够看。霍烈眼神一凝,面前这人绝对是能够越阶而战的天才,而且天赋也奇高。
  霍烈没有动,他想看看这招用完的具体的威力。反正他们这么多开天境站在这里,就凭一个半步大宗师,完全不用担心。
  众多开天境抬头看着满天的剑气,就连朱战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句:“这真他娘的是个天才,恐怕再给他一些时间,都能和我抗衡了。”
  六如知道李义山他应该喊一声师叔,他担心的看了一眼李义山,听到朱战骂了一句脏话,抬起头看着朱战。
  “什么是真他娘的天才?”
  朱战摸了摸鼻子,没有回答,有些尴尬。
  “不够!”
  霍烈再度说道,虽然此时剑气已经漫天,但他仍然不惧。
  天空之上,两位开天境都看到了下方漫天的剑气,可这点波动对于他们来说,没有丝毫威胁。
  况且下方还有开天境,这中境大宗师的波动实在让他们提不起兴趣。
  他们的注意力,还是放在了彼此的身上。
  李义山一咬牙,那漫天剑气一凝,聚成了一柄巨大的长剑。
  李义山往下一劈,那巨大的剑气朝着霍烈斩了过去。霍烈伸出了拳头,朝着那股剑气打了过去,那剑气犹如瓷器一般碎裂。一阵狂风刮过,李义山颤巍巍的站在风中,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。
  “我都说了,还不够!”
  “若加上我们呢!”
  霍烈转头看去,只见又是一位半步大宗师,还有一位上境宗师上了山。
  “死瘸子,悄悄的上山,你若一个人走了,下去没人陪你喝酒,你不闷么?”穿着白衣,袖口有青莲的剑仙左手拿着一个酒壶,右手提着明昊,看着李义山。
  “对啊,以前你们偷偷喝酒都不叫上我,这次不能落下我了。”穿着布衣,提着大黑铁剑的陈桂之也说道。
  他顺手丢了一壶酒给李义山,看了一眼知一和尚,便笑道:“这酒肉和尚没有口福咯!”
  话音刚落,朱战手一挥,笼罩着李知一的光罩瞬间破裂。
  见得知一出来,裴长空丢了一壶酒过去,四人聚在一起,仰天长啸,痛快喝酒!
  “也不知道我们四人顶不顶得住!”
  “开天境又怎么样,再给老子几年,我把他们吊起来打!”裴长空擦了擦嘴角的酒,随后将酒壶丢给了徐长安。
  “臭小子,记得好好活下去!”他们没有回头看徐长安,却坚定的站在了他的身前。说完之后,四人并肩而立,站在了霍烈等八位开天境的面前。
  霍烈看着这一幕,化作了一条浑身带过的祸斗!
  裴长空提着明昊,李知一拿着戒刀,陈桂之提着铁剑,两袖清风的李义山看着这条祸斗,四人相互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!
  正要出手,天空之中一道霞光掠过,一柄长剑插在了李义山的面前!
  “这是夷鼎!我铁剑山剑冢之剑!”
  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,爱去看看首发,敬请关注 http://www.27kk.com/txt/84930.html